「早出晚歸」,是我昨天的行為寫照,這種生活持續個兩三天,我可能就會在路上暴斃了。

沒錯,昨天參加了軍營學長們的「退伍大請客之KTV瘋狂唱歌團」。

總覺得,當兵真的是去認識朋友的,尤其是那種梯數特別近的,不管是早到還是晚到,只要聊得來,都是朋友。

而且在軍中真的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不管是聰明的、笨的、醜的都會看到。不諱言的,你看到一些讓你難以忍受的人,還是得繼續待下去,並且天天看到,雖然難以忍耐,但這就是軍中。

昨天起了個大早,也就是早上六點半起床,稍做盥洗過後就騎著我的小乖寶前往竹南火車站。

騎車的過程非常順利,天氣也非常好,只是睡意灌滿腦袋的我,上了莒光號之後就立刻昏睡;只是老天不眷顧,旁邊睡了一個很像「蛆」的宅男,不斷在那邊翻動,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搭個火車可以讓他不斷移動他自己的屁股這麼多次。

這還不打緊,到了台北車站,我趕緊衝往捷運站,因為手上的手錶提醒了我我快要遲到了。

台北的天氣真的很特殊,太陽大就代表著天氣會熱到爆,還順便夾帶著讓人難以忍受的悶熱氣候,這就台北。以腳程時速 15 公里以上的速度,出了捷運站就衝往好樂迪,走到目的地後就發現全身都是汗,還沒唱歌就整身汗也算是厲害的一點。

十一點過後,軍營的朋友們都陸續到場,大家也一首一首的點歌,這是我第一次在唱歌的時候喝這麼多啤酒還沒有倒,可以說創下我喝酒的紀錄了。

基本上整場唱歌團都非常順利,除了就讀清大碩士的強哥灌了 20 多罐啤酒之後倒地不起,卻還要回家之外讓我非常驚訝,就沒有什麼比較特殊的。出了好樂迪之後呢,天公就開始非常不作美的,下起了午後大雨。

我們從六張犁走路到市政府,原因就是因為我還要續攤,而且是時間剛剛好銜接上,巧到讓我覺得有點恐怖。

走到市政府,除了衣服濕透了之外,連身上的衛生紙也因為擦拭眼鏡和雨水而用光光,導致我之後在電車上拉肚子差點沒有衛生紙。還好我平常行事風格謹慎,所以多有多帶一包衛生紙。

之後跟大學朋友會合之後,果然正如我預期的一樣,我又走回了剛剛走來的地方,也就是紐約紐約,那個我曾經躲雨的地方。

我們一行人跑去吃古拉爵,印象中我自從離開宜蘭之後就沒有再去光臨過了,所以對於古拉爵的印象當然就停留在以前我和老白兩個人耍白痴一大早就衝去新月廣場吃古拉爵的創舉。

吃飯時,氣氛和樂不說,大家的話題大多都圍繞在當兵、退伍、找工作這三個點,前面兩個話題讓場上兩位女生朋友難以接話,但是這也沒辦法,畢竟幾乎所有人都在當兵or退伍。

而「找工作」的這個話題,我看這一兩年可能會不斷出現在聚會的話題中,畢竟退伍或是畢業過後,人生的重心就轉移到這些以「賺錢」為主的生活上。大家都脫離了看似無憂無慮的學生生活,擺脫了學生包袱,卻背上了更為沈重的社會人重擔。

由於場面實在太過歡樂,我就這樣不小心超過九點才離開市政府,導致從台北火車站搭車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四十五分,而且目的地還只是新竹而已。

在這邊要特別感謝毛毛幫查時刻表,不然我看我應該會因為緊張過頭而在火車站等車,然後到家可能都兩點多了。

回家後,看見鏡子中的自己不但黑眼圈超重,就連痘痘都冒出了幾個跟我說哈囉,讓我一度覺得很無言。

只能說,早出晚歸的生活真的很累,但是跟朋友們聚餐真的是很棒~


剩下差不多一個月囉~我要退伍!

cool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哀
  • 流水帳的功力還是一樣厲害(Y)
  • 流水帳達人阿!

    cooltey 於 2010/07/04 00:04 回覆